菜单导航

一天花幾十元買個學習空間,付費自習室“走紅”

作者: 张馨予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4:32:08

原標題:一天花幾十元買個學習空間,付費自習室“走紅”

一米寬的書桌,一盞燈,一摞書……在北京飛躍島自習室,打算考研的李博軒正埋頭奮力“刷題”。“在這裡學習容易進入狀態。”他說。

這家坐落在北京太陽宮的自習室每小時收費10元,鋪著靜音地毯,幾十個平均約一平方米的格子間坐滿了人。通過手機掃描桌面上的二維碼付費,台燈自動亮起,一個安靜的私密學習空間由此生成。

2019年,主打“沉浸式學習氛圍”的付費自習室悄然走紅,在北京、上海、廣州、西安、天津、銀川等國內數十個城市相繼出現。

每小時2元到20元不等,花錢買座學習悄然興起

自2019年10月起,飛躍島先后在北京開了兩家自習室。“周末上座率平均在80%以上,平時也有50%左右,臨近考試‘一座難求’。”飛躍島自習室聯合創始人榮富國說。

“新華視點”記者走訪發現,大多數自習室設有公共休閑區和深度學習區。在人均面積約一平方米的獨立隔間裡,往往配備台燈、插座、儲物櫃等硬件,並提供免費的紙、筆等文具和小零食。自習室的費用每小時2元到20元不等,消費者可通過購買日卡、周卡、月卡等方式獲得優惠。

上海白領禹雪豐最近剛剛辭掉一份工作,幾乎每個白天都來自習室裡充電學習,“很安靜私密,經常學一天邊上的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效率很高。”禹雪豐說,花一些錢買私人空間他覺得挺值。

在寧夏銀川市修遠自習室,牆上醒目地提示“研究生入學考試”“初級會計職稱考試”等考試時間的倒計時,加上勵志標語所營造的奮斗氛圍,一如面臨大考的教室。

上海眾學空間沉浸式自習室創始人劉康燦說:“我們的會員已超8000人,年齡主要在22-30歲之間,多為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和城市白領,80%是為了考研、考証。”

2019年,付費自習室市場發展非常迅速,北京、上海等城市的門店數量均已超百家。上海石光24小時自助自習室創始人王毅說,營業半年以來市場需求超過預期,“我們正在擴店增加座位”。

就業競爭催生學習熱情,公共學習空間資源不足

有免費的校園教室、公共圖書館包括咖啡館可供學習,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願意為自習室付費呢?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陳端認為,付費自習室走紅的背后,是年輕人面臨社會快速發展,充電學習的壓力與動力增強,對學習空間質量的需求也隨之升級了。

“就業競爭加劇,各用人單位的要求‘水漲船高’,考研、留學以及累積各類証件成為競爭的重要砝碼。”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說。

與此同時,公共學習空間資源的不足開始顯現。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中國統計年鑒2019》顯示,截至2019年全國公共圖書館數量為3166個,每萬人擁有圖書館建筑面積僅109平方米。上海浦東圖書館目前有約3000個閱覽座位,工作日上座率超過8成,周末和節假日完全供不應求,“有時台階上都坐滿了到館的讀者,他們大多是20到40歲的年輕讀者。”上海浦東圖書館副館長施麗介紹。

上海圖書館讀者服務中心主任徐強認為,公共圖書館和付費自習室是互相補充的,滿足了不同層次的用戶需求。“在圖書館,環境約束較少,更多地強調閱讀的自由性。自習室則更強調大家共同遵守學習空間的規則。”

同質化日趨嚴重,行業如何持續健康發展

榮富國說,如今付費自習室漸漸增多,同質化較為嚴重,服務質量和運營成本是需要考量的重點。記者調查了解到,現階段自習室主要營收來源是會員制收費,不少創業者正探索多元的經營方式:與教育培訓機構合作,推出付費課程、講座分享等經營內容﹔與“便利店”嫁接,提供售賣服務﹔主打“24小時無人模式”,拉長營業時間,降低人力成本……

快速發展的自習室也帶來新的管理問題。自習室大多分布於寫字樓、公寓或者居民住宅區。記者看到,有的自習室室內改造程度較高且通道十分狹窄,存在一定的消防隱患。此外,大多數自習室都推出充值優惠、預付降費等服務,但近年來一些行業賣出預付卡后“跑路”的現象頻現令人擔憂。

陳端認為,行業持續健康發展必須守住消防、水電安全等風險底線,同時應警惕在一些共享經濟模式中出現的以會員制或共享投資噱頭進行非法集資等現象,加強對預付卡資金池的監管力度。(記者農冠斌、宋佳、黃安琪、馬麗娟)

(責編:左瑞、谷妍)

热门标签
,